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山云鹤京韵国乐琴谱

国粹芬芳彰锦绣,雅韵悠长聚知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[转载]杨宝忠回忆录:《艺事鸿爪》 克服阴阳弦 去掉松香泥(之   

2015-01-05 18:28:48|  分类: 学京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是不是说,任何一把胡琴都不能有松香泥呢? 也不是。我的那把“黑老虎”,琴筒甚至于琴担下半部,都有松香泥。这并不是因为天长日久,松香泥自然粘上去的,而是我有意加上去的,我往胡琴上加松香泥,并不是要造假古董,来表示此琴有多么古老,而是因为此琴发音较焦暴,加上松香泥,就解决了这个间题。也是依靠长年精心的保养来维持的。如果保养得法,不仅能延长它的寿命,而且对于发音也大有好处。但是每在拉完之后,仍然要把琴身上的松香末擦拭干净,保持清洁,维护发音。所以,如果一把胡琴并不存在这种情况,却又毫无根据的往上粘松香泥,岂不弄巧成拙,适得其反了么。

对于一把胡琴如果拉得不顺手,发出声音来感觉不满意,就要研究它,找出它的毛病,再想办法来解决,作为琴师,在这方面必须下功夫用脑子。琴师要掌握胡琴,不是胡琴支配琴师。比如一把新胡琴,或是一把质量很好的新胡琴,初拉起来往往不能称心如意,这是必然的。对于这徉的胡琴,就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,才能够发出纯净圆润的声音来。如果用一把新胡琴和一把经过多年使用过的老胡琴相比较,新胡琴的声音有的虽然也很好听,但总不如老胡琴的声音纯净优美,它有说不出的“格愣”味儿。新胡琴是这样,就是将一把老胡琴如果新换了蛇皮,一拉也不是原来的味儿,这也需要经过不断地拉,音才能逐渐“入辙”好听。这是为什么呢?原来新胡琴的各个部分,尤其是琴担、琴筒和蛇皮,都从来没有经过声音的振动,它们还保持着自然生长期间的状态,对于声音的振动,不能或不能完全适应。因此必须经过儿年不断地拉,使胡琴各个部分都能适应声音的振动,才能发出人们理想中的声音。每一把胡琴都必须经过精心细致的培养,才有可能成为顺心满意的好琴。

怎样培养胡琴呢,谈谈我个人的经验。

对于一把新胡琴,首先要了解它的质地如何,琴担质地硬不硬,琴筒质地软硬怎祥,蛇皮厚薄如何,是什么成色,蒙得紧不紧,等等。熟悉了这些之后,才能进行正确的培养,就可以避免因为方法的不对头,使得胡琴培养不好,甚或倒使胡琴受损伤,而达不到应有的效果。

在对胡琴进行培养之前,还要摸准它的“脾气”。比如,这把胡琴适合拉多高调门,能吃多大弓力,等等,都要心中有数。因为每一把胡琴不可能承担任何一个调门,虽然也可以把琴弦定得很高或很低,都可以拉出声音来,但调门如不合适,声音就不会好听。

怎样了解一把胡琴究竟适合哪个调门呢?首先要看它的尺寸,如果尺寸小,蛇皮的皮板厚,而且蒙得又紧,当然适合拉高调门。反之,如果胡琴各个部分尺寸大,蛇皮薄,而且蒙得又松,这种胡琴当然适合拉低调门。

确定了胡琴的高低调门之后,就要进行试验,一点一点长调门来练习,仔细地听,听哪几个调门声音最好,这把胡琴就是适合哪几个调门。在弓力上,也要进行这样细致的试验,一点一点加大弓力,什么时候声音饱满了,纯净了,这把胡琴就适合哪种弓力来演奏。

经过这样试验之后,对于一把新胡琴,就有了一个比较准确而细致的了解了。因此就要根据这些情况,对胡琴进行培养练习。在每一次练习或演奏时,最好定比较适合这把胡琴的调门,不要忽而高忽而低,那样定对胡琴是没有好处的。

在弓力的掌握上也是这样,比如这把胡琴能吃十斤的弓力(这只是个比方,弓力是不能用斤两衡量的),每次练习就要用十斤的力量来运弓,而不要用八斤,也不要用十二斤。经过一个时期的培养,这把胡琴对于这种调门和弓力等等,就形成了一种比较有规律性的适应习惯,音质也就会随着时间的增长,逐渐纯净圆润起来。

一般的新胡琴,或新蒙了蛇皮的老胡琴,其脾性较暴,很容易出噪音,或发音生硬,遇到这种情况,可以用高调门和较强的弓力来拉,拉过一个阶段,就可以去掉它的暴性。

一把胡琴最好是一个人专用口因为一人一个手劲,一人一种拉法,如果一把胡琴长期固定下来由一个人使用,它就习惯了这种拉法和这种弓力。假如今天张某拉,明天李某拉,就会破坏胡琴的这种发音习惯,永远也不会发出满意的声音来。

总而言之,要想成为一名好琴师,就得下功夫练,功夫不亏人嘛。现在国家大力培养戏曲人材,培养演员,培养文武场人员,拨出很多钱来办戏曲学校,这是一件好事。我能够有机会把我所知道的教给第二代,非常高兴,非常愉快。我要尽所知所能教给他们,其中有唱的也有拉的,有我自己创造的,也有从老前辈那里学来的,我统统教给他们。

现在的青年人都很聪明,脑子好使,学得快,体会也深。但有一点,有一干个一万个好条件,还是要自己练。我已经年过花甲,不是每天还在坚持练功吗?不进则退呀!光卖“杨宝忠”这个牌子是不行的。

前不久(1962年—整理者),天津市组织“杨派专场演出”,邀我伴奏,我很高兴,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任务。杨派是指杨宝森派。无论是从组织专场演出来说,还是从杨派表演艺术来说,我作为宝森的长兄,他的琴师,以及创造杨派艺术的参加者,我都应该参加。因此,我不但参加了演出的伴奏,而且事先还给程正泰说了戏,吊了嗓。在演出时,领导上关心我,照顾我,怕我累。累,当然是累,何况我已这把年纪了,但是我很高兴。人总是这样,高兴了,再累也不觉累,虽然连演三场,我都是愉快地完成任务。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,我还要争取参加。

(全文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